复星套现百亿,郭广昌加速调仓

发布日期:2022-09-15 06:53    点击次数:172

  记者/ 韩璐  编辑/ 陈晓平

  “中国巴菲特”郭广昌,频繁甩卖资产。

  9月的第一周,其创立的复星集团接连宣布4笔减持,从二级市场套现总额,预计将超过60亿元。

  就在中秋前,复星旗下基金,又宣布减持中粮工科不超过6%的股权,这笔股权市价在5亿左右。

  郭广昌是名围棋爱好者,其经营理念里,也借鉴围棋“做眼活棋”的技巧,遍布全球的子公司,融全世界的资,赚全世界的钱。

  过去两年,郭以频密的并购投资,一直在扩充资产负债表,单单核心旗舰复星国际的总资产,2020年以来,即累计增加约1340亿。

  “作为一家植根中国的企业,中国永远是复星最重要的根据地。”郭广昌本人在13日正面回应说,表示出国数月刚回上海,尚在隔离,但未详细解释密集减持的原因。

  似乎,山雨欲来。

  反向操作

  郭广昌减持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现已落到核心医药板块上。

  9月2日,复星医药发布公告,控股股东复星高科技将减持A股股份,不超过总股本比例3%。

  若按公告日收盘价计算,减持最高可套现约32.21亿元。

  “很突然。”很多投资人没有预计到此次减持。

  一来,首次减持,且价格无优势。

  自1998年复星医药上市,复星高科技持股24年,未卖一股,且进行过至少6轮增持,合计金额大概27亿元。

(来源:复星)(来源:复星)

  第一次减持,总额超过了原来的增持金额,时间还选在低点。

  去年8月,复星医药的股价达到91.13元/股,创历史新高,市值一度超过2400亿,现在已跌去近6成,市值蒸发1400多亿。

  通常高位套现,复星的时点,显然不太划算。

  二来,复星医药才完成定增。

  7月末,复星医药宣布完成一轮定增,发行价格为42.00元/股,总募资44亿元,10家机构参与其中,将自身负债率降至50%以内。

  短时间内一增一减,股东们很难满意。

  “这样对股价打击很大,容易得罪参与定增认购的股东。”透镜研究创始人况玉清告诉《21CBR》记者,减持后不会动摇复星的控制权地位,但是,刚增发立刻减持,资本市场很少见。

  9月5日开盘,复星医药A股大跌后封住跌停,股价报收36.19元/股,市值跌破千亿,后有贝莱德以及公告高管的增持信息,然而,市值也只有934亿。

  种种“不合理”,叫人生疑。

  医疗健康,一直是郭氏投资的重点,复星医药又是一艘旗舰,过往其采取“内生式增长、外延式扩张”的战略,扩张节奏与集团行动相呼应,不乏大手笔的并购。

  今年8月,复星医药董事长吴以芳的口风有变,强调业务要有进有退,任何战略都是取舍;要通过精益运营降低成本,也要重视现金流,保持合理的财务杠杆。

  从全球揽货的豪气,快三人工精准计划官网转向强调现金流的取舍,无论复星医药的改变,还是减持本身,可能是复星系调整的一步棋。

  过去10年来,郭广昌驱动复星不断扩大版图,投资轨迹遍布金融、文旅、医药、地产等多个领域,横跨一二级市场。

  势头最猛的2016年,复星光投资就超过100笔,期间一度放缓节奏,2021年起,又有所回升。

  据统计,今年起截至8月,复星累计的投资项目,出手已超过51次。

  令人疑惑的是,自年初以来,复星明显有了更多的减仓动作,且力度越来越大。

  财务承压

  复星系约有百余家公司,至少控制11家上市公司:

  在A股,有复星医药、南钢股份、豫园股份、上海钢联、海南矿业,以及两年来购入的金徽酒、舍得酒业;在港股,有复星国际、复锐医疗科技、复星旅文和复宏汉霖。

  今年8月前,多家旗下公司公告减持消息,合计套现超过45亿。

  9月来,减持节奏加快,金额更大。

  月初,豫园股份宣布,出售持有的招金矿业股份,预计交易总价47亿港元(约42亿人民币),又减持金徽酒股份,交易总价19.73亿元,将其控制权一并转让,公开理由是解决与舍得酒的同业竞争问题。

  白酒是逆周期抗风险的优质资产,有观点认为,更多可能为优化自身流动性考虑。

  9月6日晚,复星国际又宣布出售复星旅文2800万股,涉及金额达2.4亿港元。

  截至目前,复星系的减持总额超过百亿,套现如此密集,加深了对其流动性压力的担忧。

  一位行业研究员告诉《21CBR》记者,复星国际的盘子非常庞大,表面上没有质押股份,实际上一直在发债,且成本不低。

  他猜测,郭广昌套现的导火索,在地产。

  “复星‘涉房’很深,有房地产开发、投资物业(酒店、养老地产、度假村等),沉淀了大量资金。报表上,持牌金融业务和房地产业务并表,外界又很难轻易分割出地产业务情况。”

  复星国际的报表显示,截至2022年6月,合并报表的投资物业项为851.04亿,已落成待收及开发中业务则为603.73亿,合计占到总资产的1/6。

  “利润表上的利息支出,只是其利息支出的一部分,部分借款利息都资本化了。”该人士向记者表示,大量物业都是不易变现的资产,他们会放大复星的财务压力。

  复星国际的确债务庞大,记者查询发现,截至6月底,短期借款1236.9亿元,较上年增加超过180亿;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则为1171.1亿元。 

  1-6月,集团利息总额(除租赁利息支出),高达55.44亿,其中,资本化利息为7.36亿;上一年,全年利息总额,达到了106亿。

  复星拥有大量金融业务,利息负担可能高于一般公司。然而,其财务压力确实在趋紧,上半年利息保障倍数,已从去年同期3.8倍降至3倍。

  百亿级的资产变现,若用于还债,将利于减低其杠杆率,增强财务稳健性。

  持续“扩表”

  复星的钱紧,部分也与业绩低迷有关。 

  全球疫情来袭的2020年,复星国际净利骤降至80亿,2021年有所回升,达到101亿元,依然远远不如2019年的148亿。

  以复星旅文为例,由盈转亏,过去两年,连续大亏25.68亿元、27.12亿元;复星医药对疫苗股BioNTech的投资,也因对方股价大跌而蒙受损失。

  今年1-6月,净利进一步缩水,只有26.97亿元。

  须知,复星国际的资产总额,高达8500亿左右,资产负债率则是76.6%,高负债率叠加羸弱的盈利,这往往是危机的肇始。

  “资本市场对这类债务型企业,有财务健康的要求,有投资,就要有交易回报。”有研究员告诉记者,低迷经济预期之下,若融资不畅,可能会带来流动性压力。

  市场已给出不详的信号。

  今年6月中旬,复星国际的美元债一度大跌,有债券价格几乎腰斩。

  目前,其大概有10笔美元债,合计规模约47.7亿美元,2024年中到期的美元债,稳定在面值65折的水平。

  外部评级机构,在下调复星国际的评级。

  去年7月,穆迪将复星国际的企业家族评级从“Ba2”下调至“Ba3”,至今年8月,已调低至B1,代表“缺少理想投资的品质”。

  不过,也有大牌机构力挺郭广昌和复星。

(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)(复星集团创始人郭广昌)

  摩根士丹利认为,公司有足够的现金融资能力,承受近期压力,现降低杠杆,利于重塑市场信心。

  郭广昌一直在力证其财务状况稳健,且具备多元化的融资渠道。

  截至2022年7月,复星国际已提前购回接近4亿美元等值的境外债券。

  官方披露,1-6月,境内外公开市场融资人民币176.7亿元;总体计息负债平均成本为4.5%,处于历史低位。

  可是,复星系未必甘于缩表、降杠杆,其依然在扩充新的大额资产包,特别是地产。

  今年3月,复星国际耗资63.42亿元,买下了BFC外滩金融中心物业50%权益,将其全资持有;就在9月初,旗下豫园商场又联合蚂蚁集团,拿下上海黄浦区百亿级地块。

  多项资产的规模减持,也可能仅仅是一次调仓。

  “不是长期主义的,或者核心能力不那么强的产业,自然就褪去了,持续调整每一个产业的发展策略,是内部的永恒常态。”复星国际联席CEO陈启宇做过这种表态。

  至少从上半年看,郭广昌依然在扩大资产负债表,复星国际的总资产增加了约430亿;从2020年以来,从7156.81亿,增至今年6月底的8496.85亿,负债率也上升约2个百分点,达到76.64%。

  当前形势下,套现资金若用于扩表、加杠杆,有一定风险,但有机会博得更高的收益。

  这种尺度的权衡,恐怕也只有郭广昌自己知道了。

  (作者:韩璐)

炒股开户享福利,入金抽188元红包,100%中奖!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刘万里 SF014